你說,「妳對他的傷害,和妳對她的傷害,那個深?」

我怔住了。
一針見血。


過了好一陣子,我還是,沒辦法回答這個問題。
或者應該說,我其實知道答案的,但不願意面對罷了。



創作者介紹

琬與春的食飯桌

smallco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