早上還在這,下午又到那,
  時間和距離越來越紊亂了。

  就好像前天晚上還見到的蔡小bu,
  轉眼就又到美國了。
                 」

那天把餅乾拿給妳後,
寫下這段話時,關於一瞬,想到了兩件事。


一個是「一次」,Wim Wenders的作品。
想到Wenders的那句:「每一幅圖片都可以是一部電影的第一個鏡頭。」


一個是關於花蓮,我們都曾經待了四年的花蓮。
我想起我們認識的那年暑假,高中升大學的那年。

離開台北那天清晨,來車站送我的大家,
想到那時寫下的文字,想到那時在火車窗外和我道別的人兒們。
對於一個高中剛畢業的小朋友而言,要獨自去花蓮生活,
真的不近啊...


然後七年後的現在, 這些距離對我而言都稱不上距離了。

「只記得一些模糊的片段,
 甚至有些時候,你根本記不清楚了,只剩一種氛圍。」


時間、距離、空間,都好模糊。
好模糊。


哎唷我在說什麼呢?




 題外話。關於餅乾。我只做過三次餅乾。
 關於甜食這玩意兒,我很愛做,卻沒有特別愛吃,
 只會心血來潮來玩一下。

 第一次做是去年火鍋會的新年禮袋,(其實去年是煎餃會)
 做了松子餅乾。(松子餅乾照片在此
 原本只打算放fruit pound cake和banana bread還有柿子酒,
 製作的前晚臨時起意,便選了手邊有的松子為主材料找了食譜。
 (我好像是因為忽然想起欣爸的咖啡,才想說做點餅乾配捏!)

 那次餅乾除了得到火鍋會成員的好評,
 還有英哲的最大限度的甜言蜜語啊,哈哈。
 

 第二次是五月底,做了帶去蘭嶼給朋友們,
 美妮老公和小羊兒和英哲也有吃到。
 那次因為猶豫不決,於是一口氣做了四種口味。
 橙皮/伯爵紅茶/蘭姆葡萄/杏仁餅乾。
 
 蘭姆葡萄不太討我歡心,我覺得這東西還是拿來做pound cake比較香。
 而其他三種口味都各有特色。

 橙皮是自己蜜的,蜜製過程實在很繁瑣,不過自己處理的比較安心,(蜜漬橙皮照片在此
 橙皮餅乾聞來很香,吃來也香,但尾味有些不足。

 伯爵紅茶用的是TWININGS的伯爵紅茶包,便宜好用。(便宜?其實也沒那麼平價...)
 聞起來香味沒那麼足,但是咀嚼之下,香氣散發的感覺很棒。

 杏仁是香氣最足的,但也最容易膩口,
 畢竟裡頭除了杏仁片還有杏仁粉,滿滿滿啊。

 可是,好像沒照片捏...........?


 第三次就是前幾天了,做給小bu的,
 指定口味是橙皮和伯爵紅茶。

 謝謝小bu和咪還有其他人的讚美。

 只是也一樣,沒有照片耶。


 最近手有點癢,想做東西了...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mallcoon 的頭像
smallcoon

琬與春的食飯桌

smallco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